……
我整個人傻了。姊姊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沒關係啦,繼續往前開嘛。」

開去哪裡啊?我根本不認路,我回不了家了啊。

 

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這麼絕望過。這條大老山隧道,

本來就特別長,但對我來說,簡直就像要通往地獄的路。

開出了隧道,我六神無主,香港的路很彎、很亂,

一下上交流道,一下又有出口。這時四周大樓燈火通明,

一副聖誕節前夕的歡樂氣氛,但我覺得自己比賣火柴的小女孩還絕望,

我也有家,但我不知道怎麼回去啊。

 

你會不會很想問:車上有沒有GPS。有。有沒用啊,

我的眼睛根本分不了心去看任何東西,

況且香港的GPS很難用,高架道路太多,GPS無法判讀,

常常開著開著,明明就在高架橋上,它卻叫你左轉。直接飛出去嗎?

 

「媽媽,往旺角。」姊姊想順著路牌回家。

旺角離我們家很近沒錯,但是旺角車這麼多,我怎麼會開啊。

對不起,我也開不到旺角,一條出口,我插不進塞車車陣裡,

後面小巴又猛按我喇叭,我就糊里糊塗地下了交流道。

 

「媽媽,不要怕,我們就慢慢開,一定可以開回家的。」

 

根本不可能的!我連從內線要開到路邊暫停一下,都不會,

怎麼可能開回家呢。怎麼辦?先生又不在香港。

我只好祭出之前就未雨綢繆想過的方法:

 

迷路,我就叫台計程車,跟司機說,我迷路回不了家,

我跟著你開,到家付你車錢。

怎麼樣?我很聰明吧。

 

香港連路邊暫停的地方都很難找,還好,老天可憐我,

才一轉彎,就是個人煙不多的道路,而且路還寬的,

馬上打雙黃燈暫停。

我跟姊姊說了我的主意,她的眼睛瞪得好大。

「我完全不認路,不然怎麼辦?」我的語氣一定絕望到了極點。

 

接著下一秒鐘,她就拿著錢包衝下車說,「媽媽我坐到計程車上嗎?」

她往前還沒跑兩步,我就將她叫回,萬一我跟丟了,

你被帶走怎麼辦?不行。回來坐好。

 

今天是入冬最冷的一天,我冒著呼呼吹著的寒風,

在閃著雙黃燈的車前,招著計程車。下班時間,根本沒有空車,

好不容易來了一台,司機聽我說完,搖搖手說,

現在車太多,不好跟,你找朋友幫你開回去吧。

 

「我沒有朋友啊!」就算有,可人家都住得好遠啊!

「姊姊,怎麼辦,我請路人幫忙嗎?」姊姊覺得我瘋了。

 

好吧,還是找計程車,他們是做生意的,我比較不會不好意思。

真的不願意幫我,我就再找下一台,大不了我等到尖峰時間過了,

只要我肯等,等到晚上十點也不放棄,總會有人願意吧。

 

結果,第二台計程車,一搖下車窗,

看到他胖胖的身材,我就知道有希望。心寬體胖,沒聽過嗎?

他說好,也沒說要先收錢,我趕緊跳回車上,跟著他。

 

他沿路都開得好慢,一度中間還有車子插進來,

當我正開始緊張會不會跟丟時,卻發現,這位大哥好聰明,

他將車速放到最慢,

慢到後面的車子都懷疑可能遇到這輩子開得最慢的計程車了,

然後就超他車走了。於是我馬上又死咬著他不放,

就算遇到紅燈想拆散我們,我也會闖過去的。

 

終於到家了,車資五十元,一百元不用找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感謝。我根本想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原本我說想嫁給駕駛教練,現在原來計程車司機也行。

 

「姊姊,不要跟爸爸說。他如果知道了,

就說是你說錯路,不關我的事。」

 

我又沒麻煩你,小孩、車子都沒搞丟。

你沒安慰我也罷,如果敢罵我,我就會生氣了。

 

---------------------

汪培珽歡迎分享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