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學校,小學部突然通知停課一週,因為豬流感。

送完屬於國中部的姊姊上校車後,我陷入猶豫——

因為弟弟還沒睡醒,媽媽是要像往常一樣直接去游泳,然後寫東西呢?

還是要回家去等弟弟起床?

 

「你先回家等弟弟起床。」

 

正要上校車的姊姊這樣跟媽媽建議,我有些訝異。

她是用同理心在想事情,孩子當然喜歡一睡醒的時候就看到媽媽微笑的臉。

 

其實我自己也好喜歡抱抱親親剛睡醒的孩子,一天也不想錯過,於是順從建議的回到家裡。

 

我完全瞭解人的惰性:只要摸摸拉拉不肯開始工作,很可能整個早上就會泡湯了。

 

而且我暗自猜測:等弟弟醒來後,媽媽可能更沒機會工作了。他很喜歡纏著媽媽。

 

所以我一刻也不耽擱地馬上打開手提電腦,就著餐桌,

邊吃早點邊繼續琢磨著下一本書的稿子。

 

「小乖乖,你起床了啊。」

 

弟弟一起床就傻呼呼的往沙發上一坐,然後等著媽媽去抱抱他。

媽媽也很有自制力的親兩下抱兩下就離開。還好,弟弟沒有拉住我。

 

 

於是從早上八點半開始,我就沒有離開過餐桌了。

弟弟一下玩樂高、一下看書、一下察看老師透過電子郵件寄來的功課……

但看媽媽一副不動如山的模樣,有時也只好無趣的擠到餐桌上來看書。

 

「我為什麼哪麼喜歡親你呢?」媽媽一邊親他一邊有感而發的說。                

 

「我為什麼哪麼喜歡打你呢?」弟弟的反抗期已經持續好久了。

 

「因為你討厭我啊。」媽媽常常自導自演這種肥皂劇,「哪我……我就是愛你囉。」

然後自己笑的花枝亂顫。

 

十二點半我才正式從餐桌下來。

三個多小時,兩千多字,此篇取名叫『你怕你的孩子嗎?』

雖然進度比平常慢了些,如果換成週末孩子放假的日子,我是一個字也沒辦法寫的。

 

今天,我還有點得意自己的自制力呢。

 

之後我開了信箱,回了些信件。下午小睡了一下。四點接完從校車下來的姊姊。

 

「誰要陪媽媽去游泳?」

 

沒有回音。

 

於是媽媽自己,從四點半游到五點,然後洗澡半個小時。

五點半,我在泳池旁打開了電腦繼續寫。

 

我是故意的,我知道我不能回家,如果我想再多寫一些。

 

原本想寫個一小時就差不多了吧,結果一發不可收拾,七點半,我才起身。

其實可以繼續寫完整篇文章的,但是有蚊子咬我的小腿啊,抓啊抓的,讓我沒法專心。

 

回家的路上,我好得意:

 

屈指算算,我今天連續寫了五個多小時,是平常的兩倍量呢。

 

甚麼?作者原來不是用寫的好不好來衡量成就感,是用時間。

當然,一定要先花時間去實行,其他的才有談的機會嘛。

 

提著重重的電腦和濕濕的泳衣,黑黑的回家小徑上,我心裡很想對你說:

 

「我今天好乖啊,是不是?」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