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上國一後,弟弟在睡前舉起了啞鈴。

「舉啞鈴做什麼?練肌肉要吸引女生啊!」

我不敢對孩子開這種玩笑。我猜孩子也恨死聽到這種調侃,況且還來自父母。


今天他一邊在我的房間舉啞鈴,一邊跟我聊天。

「媽媽,你剛剛晚上跟姊姊吵什麼?」他問我。「我哪有?」

「我聽到你說什麼吉他的……」

「哦,姊姊功課沒寫,就在彈吉他,我不讓她彈。」

「我覺得——你應該管姊姊嚴格一點。」

 

「為什麼?」他沒正面回答,卻說:「你該管我不要那麼嚴格。」「你該從明天起,不要管我的功課寫了沒、書讀了沒,考試準備了沒,中文字寫了沒……」

 

「我有管你嚴格嗎?」他在胡說八道,「你要不要我從明天起管你嚴格試看看?」

 

「不——要——啊!」他開始大聲哀嚎,「我是亂說的,只想看看你會不會被我騙,讓我少寫一些中文字。」

 

「對了,你上週少寫了十個,所以這週總共要寫六十個生詞。」
太晚了,這就叫做偷雞不著蝕把米囉。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