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走進姊姊的房間,就發現她的椅子上有個睡袋。「姊姊,你又早起床讀書?」

 

這是她自己發明的方法,在寒冷的冬天半夜起床時,不論是讀書還是寫作,就會將自己的下半身套進露營用的睡袋裡,她說這樣暖和極了。今年冬天都還沒看她拿睡袋出來,今天是第一天。

 

「我今天早上沒起床啦,」她的口氣氣急敗壞,「是昨天晚上用的。」

 

「你昨天幾點睡?」「一點。」「這麼晚睡,當然別再起床了。」這話是我的肺腑之言,但安慰孩子的效果有限。

 

下午下課回到家時,已經下午五點了。「媽媽,我好累,先睡半小時,你叫我。」等我走到客廳一看,她小姐什麼也沒蓋,大冷天就整個人捲曲在沙發上。她說一定只能睡沙發,因為睡到床上就更難起床了。

 

四十分鐘後她直接衝進房間做功課。然後不出十分鐘後我們又在客廳相遇,她一邊出來拿東西一邊很興奮地說:

 

「媽媽,我愛死那個睡袋了,那睡袋可以陪我一輩子。」

 

「好啊,」我說,「我也可以。」這當然也是我的肺腑之言。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