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香港,也有這麼世外桃源的地方。


地方不擠、路上沒人,空氣新鮮、鳥語花香。依山面海,房價合理。
更重要的是,哪裡有個不錯的學校。

來香港三年,我們已經搬了兩次家。當然都是為了孩子的學校。
我不是孟母,卻有跟孟母一樣固執的小孩:姊姊對第一個學校很感冒,執意要轉學。

上學的是她不是我,媽媽當然不能阻止。

等到了第二個學校時,雖然遠了些(九龍的北面,根本快要到跟廣東的交界了),
但從師資、校舍、教學方向到整體學校氣氛,孩子和媽媽都無二話好說。
所以媽媽心想,除非我們必須離開香港,
不然,這個要擠破頭的學校,我們不可能再轉學了吧。但是,天算不如人算。

* * *

學校還在放暑假,空無一人。
但我們三個卻進入了校園,因為被通知了來參加入學考試。

「這個學校好酷哦,好像隱身還沒打開的變形金剛呢。」弟弟說。

灰色系的主體建築,媽媽心裡只有一種感嘆:
為什麼別人可以建出這麼有美感的學校,我們卻不能?

瑪麗亞出來招呼我們,她是負責學生入學許可的經理(名片上寫的是manager);
年紀和模樣都比我想像中的要輕上許多。媽媽突然驚覺:不是因為她年輕,
而是因為自己的年紀已經愈來愈不小了。

「這位媽媽,你可以到餐廳去等他們,姊姊約要一小時,弟弟可能要多上十五分鐘。」

「筆試結束時,我會將他們帶給你。」於是我很放心的離開孩子,心裡卻在懷疑:

完全沒有學生,我猜連教職員也多半在放假的學校餐廳,可以是什麼模樣呢?——
燈不需要開的太明亮,人也不需要太親切,既然客人沒出現,給人吃的食物也可以免了吧。
這是媽媽從小的生長環境,給她的期待。

結果不是。

整個餐廳燈光明亮、環境清潔,
地上看不到一張紙屑的遺漏,空氣中聞不到餐廳該有的油煙味。
我買了一個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新鮮優格,滿臉笑容的工作人員並沒有遞上塑膠的小湯匙,
因為刀子、叉子閃呼呼的排列一行,我順手還拿了最上面的一張餐巾紙。
 

媽媽的工作,有一大部分的時候,就是一個「等」字。

等小孩出生、等小孩走路,等小孩上學、等小孩放學,
等小孩開口叫媽媽,等小孩揮手說再見……
我早知道這條路上帝是怎麼安排的,所以我告訴自己:
要等,就要等得很安心。

……待續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