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一回到台灣,我就無法工作。

不是沒時間,而是心情不對。

彷彿台灣該是度假的地方才對。

 

孩子並沒纏著我,但我跑書店、找朋友、吃東西。

短短兩個星期的假期,書店不知去了幾趟,

即使到誠品樓下的小南門吃吃粉圓豆花都甘願似的。

 

兩星期一轉眼就過了,我實在不想走。

但媽媽是一個「逐小孩兒居」的動物,

小孩要上學了,媽媽就得回到小孩上學的地方待著。

 

那天在誠品看到這一幕,真想偷拿相機照下來。

我站著看書看累了,難得發現一個空位。

正要坐下時,身體卻直覺的彈開,往旁邊退了好幾步。

因為緊鄰隔壁的位子上,是一位流浪漢在看書。

蓬亂的頭髮,拖鞋晾在地上,兩隻光光的腳丫子都翹在椅子上,

拖鞋旁還有個皺皺的、不知裝著什麼的塑膠袋。。。

 

等我站定後,忍不住偷看了過去,怎麼會有流浪漢特地到書店看書呢。

「哇,媽媽,他不是流浪漢呢。」

媽媽不是語助詞,我邀母親一起到書店消磨午後。

然後我們母女倆就打量了他起來──

 

「他的腳一點也不髒,頭髮雖然亂,只是花白,也不髒,臉也是乾淨的,

再等我仔細看了他看書的神情,哎呀,他該不會是哪家大學的教授吧。」

 

「媽媽,你看我如果現在幫他拍張特寫,可能可以得獎唷。」

「不過,怎麼拍呢?」我們根本沒有照相機,況且書店也不能照相。

 

但是我們母女倆竟然退到好遠的角落,眼光跨過層層疊疊的書堆後,開始商量,「從這邊拍過去,他應該不會發現,然後將照片裁切特寫放大。。。」

 

他的背景全是書架,東南西北四個位子,有三個在低頭看書,每個人都與書店融成一體,只有他,特立獨行。

 

如果有一天我改行當攝影師,我應該會先偷拍,然後走過去表明來意,

如果他介意,說聲對不起,當場將照片刪除,如果不介意,就洗一張送他囉。

 

我常常發現這樣的好照片,但都還只停留在「有一天我要這麼做」的階段。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不會介意的。

每個人都有好美的時候,只是沒人幫我們偷拍而已。

 

--------------------

汪培珽歡迎分享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