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而沒有幽默感,是我對英國人的傳統刻板印象,雖然我根本沒認識過半個英國人的朋友。

但是,等實際一接觸到這個國家後,才發現此言果真不假呢。

 

英國人,該回答的回答完畢,不會再多給你一個字;

該禮貌的禮貌完畢,不會再多給你一個微笑。

冷漠嗎?我不這麼想,那是民族性吧。

與美國人熱情雞婆、不管張三李四見人就笑、就點頭的個性,相去千里。

 

有一天收到一封不知道轉寄了多少次的信件,

那是一位大陸移民美國的華人作家沈寧到台灣旅遊後的感言:

 

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我看出大意義。

 

他們既沒有板了面孔,愛搭不理,也沒有「堆滿笑容」,

為賺你的錢而忍痛做出「笑模樣」,或者臉上帶「笑」卻心不在焉。

 

我所見到的台北服務員們,臉上總是很和氣,很真誠,也很認真。

似乎那樣做很自然,很平常,讓我覺得自己並不比別人低賤,

也不比別人高貴,所以很舒服。

 

我住在忠孝東路和復興南路的交點,是台北鬧市區的中心,

每日從早到晚,車水馬龍,熱鬧非常。

早晨上班高峰,捷運(地鐵)忠孝復興站裡人湧如潮。

但擠在人群中,隨眾進退,發現台北人雖然匆忙,卻曉得禮讓,頗有君子風,

儘量避免相互碰撞,偶有稍微擦碰,也知互道歉意。

 

事實上,不論在馬路上、車站裡、公車上或是商店裡,

我從無一次見到有人橫衝直撞,也不記得見到手插褲兜口叼香煙走路的行人,

或者有人隨地吐痰、亂丟垃圾。

 

更令我驚訝的是,即使在捷運車站裡,人滿為患,卻似乎並不喧鬧。

那是我在任何中國人聚集之地,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

 

我又忍不住對自己豎出大拇指。

 

* * *

 

我們從劍橋的「國鐵」,轉進倫敦的地鐵。就好像從台灣的高鐵,轉進台北的捷運一樣。

英國有縱橫全國的國家級鐵路,對觀光客而言,設計有所謂的三天票、五天票、月票。

意思是在這個期間內,您如果喜歡二十四小時坐著火車跑,都是一口價。

聽起來很不錯,因為準備在巴斯、劍橋、倫敦三地落腳的我們,想當然爾這樣買票比較划算。

但是等媽媽看到三人三天的期票,要折合一萬多台幣時,

我才知道真的必須二十四小時都待在火車上,才能叫划算。

 

我們母子女三人在地鐵上轉車,都像在打游擊戰,隨時都要有跳下車的準備。

今天進了倫敦,第一班轉車還在地面上跑,當媽媽正想趁此機會欣賞這個偉大城市的風景時,


卻聽到姊弟興奮地大叫:「有——鴿子。」

 

我回頭一看,哇,不得了了。地鐵車廂裡竟然有隻鴿子在踱步。

這對媽媽來說非同小可,因為長了到這麼大她也沒看過這等景象。

媽媽的臉上露出「好稀奇」的光芒。但是當我抬頭看看四周的旅客,

想跟大家一起分享這個喜悅時,卻發現大家都好像僵屍似的,沒有一個人有一點點反應。

這地方的人是怎麼回事?英國人很冷漠,真的到處可以印證嗎!

 

「弟弟,趕快拿出你的餅乾來餵它。」媽媽很著急。

 

「快給它吃點東西,不然在車廂裡飛不出去的話,會餓死。」媽媽自行將憂慮擴大。


鴿子吃得很高興,我們也餵得很高興。助「鴿」為快樂之本嘛。

 

「它怎麼不吃了,可能不喜歡這個餅乾,姊姊,你那裡還有沒有別的東西?」


媽媽將自己十年前照顧小嬰兒的情懷又搬出來使用。

 

「它沒水喝耶,這樣會渴死啊。」我好緊張的忙東忙西,


好像新手媽媽第一次幫新生兒換尿布的慌亂,這時地鐵快到站了………

 

「弟弟,我們快點把它趕出去,免得它離家太遠,找不到回家的路。」


火車一停,我們就如願地將鴿子趕出車廂,

弟弟甚至還差點跳出車廂一秒鐘,只為了再多餵小鴿子一口食物。

其實這是個危險動作,如果車廂門剛好關上了怎麼辦?

我要到哪裡去找我的孩子啊!

 

門臨關上時,「再見了,小鴿子。」媽媽邊說還邊舉起手來揮一揮再見。

很愛小動物的弟弟也依依不捨的感傷萬千。

 

一節車廂有兩個門,這廂門關上之際,完成一件「善事」,正要舒一口氣的媽媽,

卻撇見另一扇門,在千鈞一髮之間——


又有另一隻鴿子衝進車廂。

 


什麼?媽媽恍然大悟,原來它們根本是職業鴿子,進車廂討食物是城市生存法則之一。

 


「媽媽,你不是說鴿子可以飛千里都不迷路嗎?


為什麼才過一個地鐵站,就會找不到路回家呢?」姊姊不解地問。

 

媽媽最擅長的事,就是窮操心。孩子,不知道嗎?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