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兩個月,姊姊又來了。

 

「媽媽,當你跟爸爸還沒結婚,你有沒有曾經因為爸爸跟別的女生說話,你看了很生氣的?」姊姊很聰明,會將自己的問題套到媽媽身上「探口風」。

 

「從來沒有。」我說。「如果我看了覺得不舒服,我會直說。」

 

「如果爸爸覺得沒什麼,還是一樣我行我素呢?」姊姊追問。

 

「那,代表這個男生不夠愛你。」

 

此話一出,看到姊姊臉上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說話「太直接」了。唉,誰叫她利用我送她等校車的時候問這種問題呢。第一我才剛睡醒頭腦不清楚。第二校車馬上就來了,我們沒時間好好討論。

 

我看到校車已經朝社區開來了,還是不放棄地繼續說:「爸爸不可能跟每一個女生說話,我都覺得不舒服,如果我真是這樣,那就是我自己有問題。」

 

姊姊點頭如倒蒜,但她的前腳已經跨上校車了,我們的對話只好當場被切成兩半。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