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回台灣上課之餘,我也去看了『海角七號』。

只要遇上是「說國語」的好電影,我都滿懷著興奮的心情。

很愛看電影的我曾經想過:如果國際上的好電影,原聲都是國語的話,那該有多好。

不同的語言對我來說,似乎好像是通往不同的世界。

因此,我當然嚮往那個可以通往「說媽媽的話」的世界。


「奇蹟,是為相信它的人創造的。」

沒有大導演、沒有大明星、沒有好萊塢劇情的情況下,片商都不看好。

但導演魏德聖傾家蕩產孤注一擲,因為他相信自己,所以奇蹟才悄悄降臨。


如果心中沒有「相信」時,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人怕東怕西、想東想西。

別人的鼓勵都很難聽進去,倒是恐嚇,三姑六婆隨便說說的話,卻很容易往心裡放。

如果當時他不能堅持要走自己的路,能有新台幣四億票房的奇蹟出現嗎?

(五年來華語片最高的票房是周星馳的功夫,三億。其二是李安的色戒,二億。

可見四億有多奇蹟了吧)

如果他當初只跟片商想著同一件事情——票房——奇蹟還會出現嗎?


* * *


《奇蹟的孩子》
當作者波西亞在兒子德夫兩歲時被確認為嚴重自閉症時,等於世界已經放棄了這個孩子。

但是,對孩子來說,全世界都放棄我也有沒關係,只要我的媽媽沒有就好。


自閉症這三個字,在我沒遇上這本書之前,對我只是個專有名詞,與生活是沒有連結的。

生活周遭的孩子,會困擾父母的,頂多只有已經不是少數人才會遇上的「過動兒」。


自閉症的孩子,原來就是不能與人通溝的孩子,包括自己的父母。

不能說話,或是說出的話也無任何實際意義。

當人與人之間不能溝通,而且是經年累月的不能溝通,

再加上自閉症孩子在無法自主控制身體某些特定行為上永無止境地折磨著父母的耐心,

這時談什麼「相信」,誰會相信呢?


波西亞就是一個相信孩子的媽媽。

即使連國家級的專家學者都不相信自閉症能有溝通的能力。

也就是說,即使家裡的小貓小狗都有與主人溝通的能力,但是自閉症的孩子就是做不到。

您完全進入不到他們所存在的世界裡去。


「堅持相信,一定有個開關,可以打開自閉兒溝通之門」,後來讓波西亞發現,
遠在印度,
有一位母親,用自己創造的「字母板」與其自閉症的兒子提托溝通。

當母親問提托問題時,雖然提托說的話讓人聽不懂,但是他可以透過字母板,

一字一句的拼出答案,讓母親知道其內心想法。

甚至提托以此方法寫成的詩集,已經在英國出版。

這對家有自閉兒的父母來說,根本是奇蹟。


將遠在印度的母子帶到美國,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再讓美國的專家學者相信一件與他們研究論文不同的東西,又是多麼不可能的任務。

甚至有專家根本連人都還沒看到,就一口咬定提托母子是騙子。

就好像有人告訴你,「人其實有第三個眼睛藏在後腦袋」,你會相信嗎?


但是實際上,在提托臉上看不見與人類有任何連結的表情下,

他的心確實是可以透過字母板做溝通的。波西亞也幾乎是傾其家產孤注一擲,

在生下德夫的十二個年頭之後,德夫終於讓父母明白,他們彼此是可以心靈相通的。


將近四百頁的書,讀到最後五分之一,我都沒抱著德夫最後也能像提托一樣溝通的想法。

如果您稍稍瞭解自閉症後,可能也跟我一樣不抱希望。


我嚇了一跳,心裡也同時出現了一句話: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啊。

可以想像嗎?養育十二年的孩子,

第一次,    用字母板一個一個字母告訴你「PRESSMAN」——

他竟然記得自己讀過的幼稚園的名字。甚至,當父母露出不可置信的眼光時,

德夫用字母板答道:「為什麼你一定要懷疑我所知道的一切?」


眼見為憑,不得不相信的人又說話了——

「那只是百萬分之一,不是每個自閉症的孩子都可以。」


您有沒有覺得,這句話很耳熟?


當我出了《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後,就常常聽到類似的話,

「那只有她的孩子可以,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當我的孩子如此讓人放心時,

又有人會說,「是她運氣好,剛好生了個好養的孩子,不是每個孩子都如此受教」。


對於這些話,我全然不在意。為什麼?

因為我相信我自己,我相信我的孩子。

當你全然相信時,事情就會如您所願的發生。

當事情發生時,人們就會說,那是奇蹟。


但是,只有您自己知道,教養孩子是沒有奇蹟的。

如果真的有,它也只為相信它的人而創造。


 
獻給第12班的全體同學~~

祝福一生順心

等我們都是老奶奶老爺爺的一天

等我要開課叫「我要做個討人喜歡的老奶奶」時,再相見囉!


汪培珽敬上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