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騎腳踏車上街嗎?」對香港毫無所知的我,傻傻地問先生。

「中午吃飯時間從大樓出來,插入人群,都必須伺機而動,看好機會跳入,然後順著人流前進。」就好像車子一般,是不能隨心所欲的轉彎或後退的。先生太誇張了嗎?

「外出吃飯令人神經緊張,一張速食的小桌子,可能坐著四個完全互相不認識的人。」先生有點得意洋洋地告訴我,好像我多土似的。

有次吃中飯,獨自一人的他擠進一張三缺一的座位,老先生、老太太、已成年的女兒,好不習慣,真是尷尬。如果這時男未婚,女未嫁,剛好湊成一家人,這才是吃飯應有的氣氛嘛!強坐鎮定的扒著飯,十分鐘過後,老太太和女兒自顧自的,頭也不回的離去,怎麼了?因為——他們根本不是一家人。

「等你來香港以後,可不可以幫我帶便當?」先生說。我彷彿中了第一特獎,又不想告訴大家的暗自竊喜。在台灣時,一向不擅長做賢慧太太的我,卻主動提過五百次要幫先生帶便當,外食實在不健康,先生從沒肯過。

中午在公司吃便當,對衣冠楚楚的office man來說,就好像穿西裝配白襪子一般,是士可殺不可辱的行為。

嘿!嘿!這次終於投降了,毫不費吹灰之力。眞的,謝謝妳,香港。


p.s.
今天終於在香港的新家,接上網路。

一向覺得花時間在電腦上是浪費生命,能不碰就盡量避免。但是先生在大陸出差,心裡掛念大家,硬著頭皮把網路接上。

當接上網路的那一剎那,差點感動出眼淚。只有10天沒碰電腦,卻有與世隔絕的感受。但又突然覺得,生活中沒有電腦,好似入了寺廟禪修,靜靜心,更能體會生命之美。

好多留言,我得開始努力回信了,請稍等。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