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161  

 

「姊姊,」我打斷她,
「現在我說一句,你跟著我說一句。」我用命令的語氣。

「平常一個轉換器,不到一百元。」
「平常一個轉換器,不到一百元。」

「這個轉換器的價錢,可以買八個。」
「這個轉換器的價錢,可以買八個。」

姊姊利用媽媽還來不及說下一句的空擋辯解:
「可是它適用四種不同插座的轉換方式。」

「我知道,」但我繼續說:
「不管多好的轉換器,都會馬上不見。」
三秒鐘姊姊都沒說話,「請繼續跟著我說。」
「不管多少好的轉換器,都會馬上不見。」

「這個轉換器,是安娜兩天的薪水。」
「這個轉換器,是安娜兩天的薪水。」
安娜是爺爺家的外傭。

「而且是要兩天不吃不喝。」

「媽媽——」姊姊的忍耐極限就到這裡。
也還好,我也沒準備說太久。謝謝她適時打斷我。

每個小孩的個性不同,姊姊就是這種花錢不想太多的人。
即使我從不讓孩子胡亂花錢,但她的個性生來就是這麼「大方」。
有一次,她想安慰我,說:
「媽媽,別擔心,因為我現在是花你的錢,
上次我花我自己的積蓄時,想得很仔細。」

你說的這是什麼美國話啊!我驚訝她的誠實。
但她說的一點錯都沒有。
當年我出國留學花我爸媽錢的時候,也沒有想太多。
雖然我比她節省多了,
但是,我們根本就活在不同的時空裡——
我直到大學畢業才第一次坐飛機出國,
她從小就跟著父母玩遍大江南北——
拿自己的標準,一模一樣地對孩子,有時候是不公平的。

父母想傳達的價值觀,要跟孩子說清楚。
我也要對孩子保持信心,
父母說的每一個道理,他們終究有反芻內化的一天。

───────────────────────
節錄自《壞人我當》 歡迎分享

 

創作者介紹

汪培珽‧愛孩子也愛自己的7堂課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