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在臺灣出版的時候,
裡面的姊姊弟弟,都還好小。
那時候往書店一站,
書架上華文教養書裡的孩子,
除了哈佛,就是資優生。
意思是說,沒拿出「成果」來的,
沒人敢發表自己的教養論調。

我的書到底寫了什麼?
為什麼一出版就受父母們認同。
孩子還小的不知天高地厚,
我沒有「成果」可以展示,
讀者是怎麼被說服的?

我覺得,是信心和熱忱──
我對自己和孩子的信心,
還有希望把好方法傳遞給所有父母的熱忱,
讓你不得不相信。

小孩是怎麼學會說話的?
聽。
全世界的小孩,都是藉由大量的聽,
最後聽懂了媽媽說的話。

我讓姊姊弟弟從小聽英文故事書,
還沒上學前,
在他們連ABC是圓的還是方的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美國小學生的讀本,他們可以聽得懂。

把英文能力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的父母,
忽略了一件事:美國的文盲,也講英文。

會聽會說英文,沒什麼好驕傲的。
把孩子往國際學校送的父母,也忽略了一件事:

有習慣在課後主動拿英文書來看的孩子,
不到十分之一。
華人社會有閱讀習慣的人,
也不會高過這個數字。

多幫孩子念故事書,
希望養成孩子一輩子受用的習慣,
那不光是語文能力的提升,
那是整個人的提升。

汪培珽@歡迎轉載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