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788425_10224113900851176_2874684341425679293_n.jpg

搬進學校宿舍,我要媽媽陪。

媽媽問我為什麼?

我說不然誰要幫我搬東西。

她嘆了一口氣,說:「搬東西是最不需要擔心的一件事。」

我問為什麼。

我媽說:「搬運工的薪水高嗎?」

不高。

我媽說:「心理醫生的薪水高嗎?」

高。

她說:「當你不知道一件事該不該擔心的時候,可以從薪水高低來估計。」

我媽喜歡學哲學家說話。

她的意思應該是:

等我想家哭得泣不成聲需要找心理醫生,

才是我需要擔心的事。

所以本來我想問她,

我要怎麼自己從機場到學校宿舍,也不用問了。

我媽總是說,

每一件事我都有能力自己做,而且可以做得很好。

我一度懷疑那只是她不想陪我的藉口。

還好,我媽和我爸還是陪我來了。

我媽說:「我們大老遠陪你坐飛機飛過大半個地球,

只是要跟你說一件事──我們好愛你。」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