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90242.JPG  

我沒有說她不再天真了,

而是,那個以媽媽為天為地的小女孩,不見了。

孩子一旦跨過了那條老天爺賦予人類的成長分界線,

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上了國中的孩子,說變就變。

昨天好像才膩在媽媽懷裡撒嬌不肯走呢,

今天卻站起來就往外跑,一副再也不想回來的樣子。

看著姊姊這麼明顯的變化,我沒有沮喪,也沒有擔心。

我既然愛她,我就愛她的全部。

不論她要如何變化,我的心都平靜得很。

***

事情的開端,都是有跡可尋的。

臨上校車的小女孩,會跟媽媽親親抱抱說再見。

突然有一天,她說,不可以親我;

再來是,不可以抱我。

為了想繼續表示媽媽的關愛,我改採捏捏她脖子的動作,

但後來我收到的「指令」變得非常清楚明白易辨認:

「媽媽,不要碰到我。」

「從後面摸一下腰,也不行?」媽媽還在作最後的掙扎。

「不行,校車上還有別人,會看到。」

我明白了,孩子開始「在意」同儕的眼光。

換句話說,同儕對自己的評價,開始比父母的重要了。

於是,在孩子上校車前,我確實遵守不碰他們一根汗毛。

不過,在校車還沒來的時候,

或周遭等校車的同學還沒來的時候,

「媽媽的愛」,孩子還是不反對的。

可見,孩子對你的愛並沒減少,

但是父母要識相地知道:在不同的場合要「知所進退」。

***

媽媽的心裡呢,除了笑,還是笑。

小孩遲早都要長大;她喜歡事先宣告自己長大了,我樂觀其成。

───────────────────────────
截錄自《偷偷愛著你-汪培珽手記五》

 

    文章標籤

    偷偷愛著你 同儕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