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將書送進印刷廠了。已經遲到的日期,卻又碰上颱風和端午節,我只能說盡力了,逼死別人也沒必要。(6/30才能到書店裡。)

 

要休假去了。下午心情特好,去剪個頭髮吧。熟識的不在,沒關係,只是修一修,不要緊。

 

「有點長了,你看,塌塌的。我喜歡頭髮膨膨的。不要太短,修一修就好。」

 

這個男生人很和善,在香港會跟你說國語的,我都覺得很和善。於是我安心的閉上眼睛。

 

剪好了,開始吹乾時,我看他拿起了梳子——很傳統的作法,可以讓頭髮更平整——我很想說不要用梳子好嗎?算了吧,反正等會兒就要直接回家,怎麼樣也無所謂。

 

等我戴上眼鏡往鏡子一看時,有點失望。我剛剛進來的時候,頭髮塌塌的,怎麼剪好後更塌呢。

 

「這個後面的頭髮,怎麼多了一塊?」我說得很溫和,不想讓他難過。

 

「這是我剛剛用梳子的關係,你平時不用,對嗎?」我點頭。「平時不用梳子就不會這樣了。」我露出明白的表情。前面的瀏海也有點坑坑八八的,應該也是梳子的關係,所以我沒再問就起身了。

 

「客人說不喜歡頭髮塌塌的,這就是你的工作目標。已猜到客人平時不會用梳子,梳子還會讓頭髮看起來更塌,你為什麼還用呢?」可能是經驗不夠吧。難怪有人說,「被罵」也是一種收穫。我應該建議他下次怎麼做可以更進步嗎?但是我沒說,不是我冷漠,而是我們交情不夠。

 

如果有一天孩子來抱怨誰誰誰給的建議一點都沒用時,我就可以搬出這個故事來。聽到任何人給你的意見,都要虛心接受。不管對方說的對不對,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都要心懷感激。給別人建議是需要勇氣的,不是阿貓阿狗都願意開這個口的。

 

我要再去洗個頭髮了,洗掉那個梳子吹整過的樣子,應該會好多了才是。

   

「你平常吹頭髮不用梳子對嗎?要不要我自然吹乾比較膨鬆?」不確定可以開口問。知道別人要什麼,再使力,才是將事情做好最先要具備的常識。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