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在處理電子郵件,五步遠的餐桌上姊弟倆一邊吃飯一邊看書。

 

誰不是說過「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嗎?看到有趣、好笑的地方,自己高興不過癮。

小孩子,是最懂得將快樂分享給別人的動物。

 

「弟弟,你看這個。」姊姊一刻也不能等的想要說給弟弟聽。

 

弟弟湊過頭去,那是一則朱德庸的漫畫。

媽媽也用一隻耳朵加入他們的行列。

 

姊姊開始看圖說故事,這是一則四格漫畫:

第一格:一對夫婦走過來,先生的一隻眼睛,有個大烏青。

第二格:他們迎面遇上了主角老王夫婦。於是,眼睛烏青的先生問老王:

「我們昨天一起去喝花酒的,為什麼我有事?你卻沒事。」

第三格:老王的太太,眼睛睜得好大好大好大。

第四格:老王當場被身材壯碩的太太修理了起來。一片金星火閃。

 

「弟弟,你看,這個太太的眼睛,畫的超級大,好好笑哦!」然後,弟弟也跟著笑不可支,

「媽媽,你快來看啊。」姊弟倆激動的喊我。那雙眼睛大的快要跳出臉孔外了。

 

這時候,坐在五步遠的媽媽說話了,我猜他們並不知道這件事:

 「你們知道,嗯,甚麼是『喝花酒』?」

 

果然,姊弟異口同聲答不知道。

真怪,關鍵笑點都弄不清楚的情況下,也可以笑成這樣,小孩真怪。

 

媽媽於是反問孩子,給你們猜,「喝花酒」是甚麼意思。

 

姊姊說:「花了很多錢,去喝酒。」

酷,虧你想的出來這種答案。

 

「有一種酒的名字,叫花酒。」弟弟說。

也酷,只有可愛的孩子才有的想像力。

 

然後他們就急切地問媽媽,「到底答案是甚麼?」

 

請問你要怎麼跟十歲的小孩解釋這種不上不下的尷尬問題呢?

 

甚麼尷尬?一點也不。我就照實說——

 

爸爸不是有時候會跟客人去應酬吃飯喝酒嗎?

喝酒的時候,有女生在旁邊陪你,就叫喝花酒。

 

「女生陪,有甚麼好?」這是小孩問的,與我無關。

 

「通常女生都穿的很少。」媽媽說。

 

「要做甚麼?」孩子又問。

 

「坐下來等人家來摸她。」媽媽說。

 

「哦——噁斃了!」姊姊弟弟同聲大呼小叫,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有這種工作呢。

 

媽媽從頭到尾一直低頭在做事。然後聽到姊姊繼續編故事:

 

要是有一個人今天去上班,都沒有人摸她,她一定會說,「還好,今天都沒有人來摸我。」

然後,燈燈燈,突然就有十隻手伸過來,「唉呀,噁斃了……」

媽媽頭也沒回,只聽到他倆一邊猛笑一邊猛拍對方的聲音。

 

工作沒有貴賤,但是媽媽這次沒說話了……

 

   

 

十天後的一個晚上……

 

晚上九點多了,先生還沒下班。

媽媽收拾起電腦前的工作準備休息了,我突然自言自語的說:

「爸——爸,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沒回來?」我並期望有人給我甚麼答案。

 

弟弟又在五步遠的地方,接話了:「他可能去,喝花酒。」

 

孩子,大人沒問你,你不用說話,是皮在癢嗎?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