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點回到家,「你今天上電視了啊?」媽媽問。
「真的?你怎麼知道?」家裡沒電視的。
你弟弟的太太的媽媽在電視上看到你,就叫你弟弟的太太的妹妹來看,
之後你弟弟的太太的妹妹就告訴……….
聽說,你穿黑色的夾腳拖鞋上電視啊。

哎呀!才說要通知讀者看這個上週錄影的于美人的『國民大會』,竟然又錯過了。
其實,從頭到尾,我自己也沒聽過或看過自己任何一次的媒體樣子。
我壓根拒絕從另一個角度看自己。

當天,黑色上衣,軟質黑色即腳肚子中長裙,配上一雙拖鞋,
拜託,不是塑膠的,是軟布材質配上兩朵布花,也是黑色的。
素著一張臉就到了攝影棚,非必要不喜歡化妝的我,又是上電視的濃妝,
乾脆全權讓別人擺佈,心裡反而有種不用負責任的輕鬆感覺。

愈濃的妝愈顯年齡。濃妝只能遠觀,不能褻玩焉。
所以畫完妝後,我與每個接近我的人都保持兩公尺以上的距離。

「哇!你坐紅沙發耶。」週到的出版社有親切的人陪著我。
全身黑,配上紅沙發,真有美術館的氣質,我暗自高興。
而且坐沙發就表示全身都會上鏡頭,全身黑,露出一小小截的腳肚子,再配上素雅的黑拖鞋,
嗯,很美的感覺…………..

五位特別來賓,三位坐對面的桌子,兩個紅沙發,于美人在中間。
此時,製作人走過來遞上我的新書,我一臉不解,那節目與我的新書沒有直接相關連的。
「適時可以秀給鏡頭看。」她微微笑,一臉關懷,意指「有機會的話可以把握」。
但那書從頭到尾都躺在我的腿上,沒立起來過。你知道嗎?
不是我不把握機會,而是那個「適時」,沒有三兩三的功夫,是勉強不來的。

不知何時,另一張紅沙發已坐定位,我側臉一看,哦,原來明星不是隨便當的。
大大的眼睛配上濃密俏俏的睫毛,臉頰上的妝白玉無暇,頭上的頭髮完美無缺,
閃亮亮的迷你連身短裙,露出修長的雙腿,完美姿態的盡頭,絕不可能是夾腳拖鞋。

什麼黑衣紅沙發的美,一切都是我的白日夢啊。

為最後的完美繼續細細補妝的她,我看的入神。我不喜歡化妝,卻愛看別人的專注神情。
此刻,心裡只有一個聲音,那是要偷偷說的。



* * *

晚上,12點半,我已經躺平在床上,早已過了睡覺時間,嘴裡卻還嘰嘰喳喳將以上的內心告白說給先生聽。
已經忙了一整天又批了一整晚公事的他正準備關床前小燈,雖然累了,還是不得不回應太太的話:
「對啊!」
「除了氣質,你也沒別的可以比了。」

燈關了,他一定懊惱,「搖嬌的,怎麼都沒給我遇上呢。」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