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fe_image.jpg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困擾?孩子漸漸長大,你的很多話,他們不那麼想聽了。我可以說一次、說兩次,但說到第三次──我感覺到,我和孩子中間好像有道隱形的阻擋,讓我的話還沒傳進他們的耳裡就先彈了回來。

 

我不是怕被孩子討厭。青少年,最不耐煩的年紀,如果這時候還想「硬碰硬」,輸家永遠是自己。有段期間,孩子有駝背的傾向,最愛美的青少年也不想駝背,但是當我的提醒次數到達「上限」時,你會知道孩子聽不進去了。繼續說,只會適得其反。太晚睡也是一個問題,做功課摸摸拉拉也是。我想提醒孩子的事太多了,如果我發現一個說一個、看到一次說一次,以為自己說的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就猛說,應該只會把孩子愈推愈遠吧。

 

但是我好愛孩子,怎麼忍心看到駝背還不提醒呢。所以我開始注意提醒的時機,或是自己默數,看到第一次不說,看到第二次不說,等第三次才開口。你會不會覺得我作父母做得很窩囊?不要這麼覺得,它只是過度期。我對孩子總是抱持信心。我相信我的耐心是有用的,它就一定有用。

 

有一天,孩子開口了:「你太常提醒我了。」大人,冤枉啊!我照實說:「我有算,看到你五次駝背,我才說一次。」夠窩囊了吧。不要這麼覺得,我的目的只有一個,為了達到目的,其他的事不重要。我當然也可以搬出大人最愛用的台詞:「如果你不駝背,我就不用囉唆了。」這麼說或許可以出出自己心裡的悶氣,但對事情有幫助嗎?

 

面對快長大的孩子,只能好言相勸。硬碰硬,多數都是失敗收場。

 

有天我經過香港機場,拿行李的大廳牆上掛著一個超大的看板,上面只有一雙破舊不堪的芭蕾舞鞋,和一雙全是坑坑巴巴和長著老繭的年輕腳丫子,右下角好像是銀行推銷什麼我也不知道。當下我就寫了一段話給孩子,標題是:努力等於滿意。我拍下牆上的照片,回家用小學生做勞作的認真,一張A4印文字,一張A4印照片,兩張貼成雙面(這個媽媽不知道怎麼印雙面),上面打兩個洞,穿過一條繩子變成可掛的小看版。希望孩子有運動習慣,也做成一張。希望孩子好好利用時間,也做成一張。既然你不想父母太常提醒你,我就窮則變,變出一張張小看板。我有做看板的自由,你也有不看的自由。

 

有次我要出差不在家好幾天,寫了一張「媽媽不在家」,放到孩子的桌上,還不就是些關心的話。後來我們聊起這些往事,孩子直言:「沒用。我沒看。」但似乎沒人發現,卡片上說的,後來都漸漸內化到他們的心裡去了,就算現在還沒做到的,我有信心,也有發生作用的一天。

 

掛這些卡片是需要勇氣的。如果你不能體會,代表你還占上風。有天當你也如法炮製把這些卡片往你家掛,然後孩子來問你為什麼時,別緊張,壞人我來當──

 

「有人做了這些卡片,貼給她家小孩看。」

「沒用。」 

「真的耶,她家小孩也說沒用。」 

「那你幹嘛還貼?

「我們家的可能有啊。」 

......

「你知道我愛你對吧。」

......

@ 好言相勸》序文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