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有點與世隔絕。其實相距捷運站只有五分鐘的車程,

但在香港這個「無處不是人」的地方,稱得上是世外桃源了。

 

社區有往來最近一個捷運站的自給自足巴士,專門服務自己人。

小小的彈丸之地,有報紙有電視,給等巴士的人打發時間。

 

那是一個玻璃屋,老遠就看見電視正播著『哈姆太郎』,

孩子露出興奮的笑容,因為有免費電視可看。

一進門,正對著電視的兩個好位子,

一個已經坐著約三歲的小娃,稚氣未脫,邊用著吸管杯喝水邊看卡通;

另一個我們爸爸一屁股坐下,因為桌前有報紙。

弟弟,便向更遠更斜邊的位子坐去。

 

除非情況特殊,孩子不會隨便請父母移動位子,只為了自己的方便。

我們都愛孩子,但他們知道,孩子不等於國王。

 

不一會,好動的小娃起身走到後方的門口東張西望,弟弟看好位子沒人了,

眼睛還盯著電視,身子卻已挪向目標;但他身體還沒坐穩呢,

小娃卻又朝著『他的』位子回來了,但有五步之遙。

 

「先到先贏」,應該是小孩子的競爭法則,位子上又「沒刻你的名字」。

 

我撇見,弟弟的目光從電視上撇回小娃,

說時遲那時快地,他又將身子輕彈起來,

像個武俠中的輕功高手,順勢又落在另一個背對著電視的位置。

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好像在說,「我不知道你要回來」。

 

媽媽好納悶呀:弟弟為什麼會禮讓這個小娃?

他根本沒注意到身邊的大人,眼裡此時只有卡通電視機,

所以也根本不是為了做個父母期望中的「有禮貌孩子」。

 

孩子的考卷是幾分不是的重點,

但這個無聲的禮讓,就是做媽媽最大的安慰。

 

* * *

 

如果時光倒回五年前,同樣的場景,

弟弟不是根本不會注意到小娃又回來了,

就是要等小娃哇哇大叫才會發現「人生的兩難」出現。

 

如果當時的他不讓位呢?

媽媽會說「他只是走開一下,不知道位子會被佔走,所以傷心的哭了」。

我想我只會承述事實。

 

決定,讓孩子自己下。因為那是個沒有對與錯的問題。

 

如果五歲的他可以自動禮讓呢?媽媽會投以「連大人都佩服你」的眼光」。

如果,從頭到尾,只有媽媽看到一切——

小娃是無聲的走開,弟弟也完全不知道地繼續享受那個好位子呢?

 

上了社區巴士,如果靠著媽媽依偎而坐的是五年前的他,

「弟弟,媽媽跟你說個故事……

有個小孩原本在看電視,結果,………後來,………」

「如果是你,弟弟,你會怎麼辦呢?」


媽媽早就知道,我會有「知書達禮」的一天啦。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