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W_4577.JPG  

事情愈來愈怪,昨天晚餐沒吃,今天早餐也沒吃。

 

我說:「弟弟,你怎麼了?」

 

弟弟說:「吃不下。」

 

我說:「吃不下?」

 

弟弟說:「好幾天了,每天都拉肚子。」

 

我說:「今天中午在學校吃什麼?」

 

弟弟說:「披薩。」

 

我說:「拉肚子不能吃披薩。

 

我明天幫你送午餐,素素的炒飯也好。」

 

弟弟說:「學校也有炒飯,只是要早點去排隊。」

 

我說:「沒關係,我明天幫你送。」

 

他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

 

第二天中午,我算好時間,

 

先裝好炒飯,又準備了一盒沙拉,

 

沙拉除了蘿蔓,我還灑了弟弟最愛的藍莓和起司。

 

炒飯是熱的,沙拉是冷的,

 

我怕沙拉會變得熱熱的不好吃,

 

中間還墊了一條毛巾隔開。

 

最後再用衛生紙包了九顆整腸的日本保健小藥丸。

 

**

 

大熱天,我頭戴小帽,手提小包,

 

風塵僕僕地走到校門口。

 

早了十分鐘,只好站著等。

 

等到下課時間我才撥了電話,

 

他問我在哪裡,我說在正門口。

 

五分鐘後他來了,

 

說不餓,不需要。

 

我說不然沙拉就好,

 

他還是說不餓,不需要。

 

結果我是一路哭回家的。

 

是孩子太壞?還是媽媽太愛哭?

 

我覺得是後者。

 

他說不餓的神情有點尷尬,

 

最後還說了「真的不餓謝謝」。

 

回家只要十分鐘,路上我都強忍著淚水,所以喉嚨變得好痛。

 

還好,回家只哭了三張衛生紙,就哭好了。

 

是自己愛哭,就別太浪費衛生紙吧,三張就夠了。

 

**

 

青少年,沒說不好,就是父母還有機會,

 

只是這次我賭輸了而已。

 

不要緊,我願賭服輸。

    文章標籤

    賭輸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