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疑問,很顯然是想為先生們說句話。

但這一向不是我想要書寫的範圍呢。

只舉一例就好:

 

寒流來襲,他縮在沙發上看網球比賽,

衣服已經穿得夠多了,但卻沒穿襪子。

我知道,他不是不想穿襪子,而是懶得穿。

 

「你要不要我去幫你拿雙襪子?」他點頭。

 

襪子拿來了,「腳伸出來。」我說。

我會幫小孩穿襪子,也會幫先生。

 

只是,對小孩是每天。對先生?

對不起,你是大人,沒有大人天天過年的啦。

 

***

 

我是怎麼關心孩子的,我就是怎麼關心先生的。

只不過,孩子需要更多大人的照顧。

 

如果大人不獨立,或是不想獨立,

老是將自己當小孩,我是不會理睬的。

 

我沒有耐心陪著一輩子都想當小孩的人轉圈圈。

包括我的小孩。

 

到時間還不長大的人,

統統會被我踢出家門。

 

倚賴別人關心,才能活得好的人,

通常永遠都很難被滿足的。

 

當我說「我好累」的時候,

關鍵不是你有沒有幫我按摩,

你甚至什麼都不需要做,

只要「一個了解的眼神」,就夠了。

 

我關心先生的方法,就是我也了解他。

 

人與人之間能互相了解,就是一種最大的關懷。

 

--------------------------------

汪培珽©歡迎分享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