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編輯送來最後一校的稿子,已經看過幾百遍的東西,她又補踢了我好幾腳——改了好多個標點符號。我連標點符號都是「斤斤計較」的。千萬不要說我的文筆就是這樣了,改動幾個標點並不能讓我的文章加分。我不管,任何小地方,只要我能盡力,我就是要盡全力。

 

編輯說了為什麼要改的理由——該用冒號就是要用冒號,不可以用逗號代替,雖然現在很多書都這麼混用,但混用會讓文意不夠清楚。我雖然有猶豫,但是她說的道理我無法反駁,當場接受了。

 

接下來,我的腦海中一直想到這件事「真的要改嗎?查查龍應台的書吧。看看人家大師是怎麼用標點符號的。」可是手邊事情好多,很多腦海中的念頭,最後都會石沈大海。

 

今天起的特別早,當精神最好的時候,我終於朝客廳的書架「出發」,找到了《目送》抽出來,看了起來。因為要找對話框,才會看到冒號,我知道書的後半部,都是龍應台與父親的對話。

 

已經看了好多遍的書,看著看著,我竟然哭了起來。

「那是她爸爸過世前所寫的文章,不知道她後來再讀到,會不會哭。」

 

我的爸爸,也於一年前過世了。

我哭的原因,不是因為我太愛爸爸了。

而是,我想愛他,但是我給不了。

 

後記:

如果龍應台冒號的用法是對的,我的編輯就是對的。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