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電話響了。「喂!」太太說。

「我在深圳,坐九點的火車,十一點會到家。

「你早點睡,不要等我了。」「好。」

晚上九點,電話又響了。

「我會晚半小時。」

「為什麼?」你不得不問。

「火車誤點。」

「哦,好,親愛的,你以為我會等你嗎。」他們之間有彼此都了解的冷笑話。

這個太太從來不等門的,想睡就睡了。但是他知道她愛他。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