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先生,不是我小孩。但是我照的,捉得是專業神韻吧。 

姊姊對剛買的全白蘋果手提電腦,愛護有加。

 

「媽媽,我可不可以買一個鍵盤的防塵軟墊?」我沒有立刻答應。

然後每天看見孩子拿著橡皮對著電腦擦啊擦的,我也當它是鍛鍊心智。

 

隔了幾週的某天,她跟我聊著誰又喜歡誰的少女情懷時,卻突然說:

 

「那天我跟Jacky說,我想要一個鍵盤防塵套時,

他就說他放學後剛好要去沙田,要幫我買一個。」

 

「幫你買?」媽媽對這樣的字眼很敏感。

 

「就是買來送我的意思。」姊姊說。

  

「送你?」媽媽很驚訝,「一個鍵盤防塵套要多少錢?」

 

「大約一百多元吧(將近台幣四百元)……他很有錢,隨時皮夾都是一疊錢。」

 

媽媽此刻沒說話,只是側臉看著女兒,她馬上知道我要問什麼了,

「沒有。我當然跟他說不用了,謝謝。」

 

「你為什麼知道他皮夾都是一疊錢?」媽媽獵狗似的鼻子開始東聞西聞了。

 

「在學校餐廳買東西吃的時候,大家打開皮夾付錢,看一眼就知道。」

 

我總是選擇相信孩子說的每一句話。不管孩子有沒有隱瞞,我就是相信。

發自內心地相信他們說的每一句話。

有時候,媽媽那種相信的態度,會讓孩子驚訝到主動開口說:

「我們的媽媽怎麼這麼好騙?」

 

「放學去沙田買東西,誰跟他去?」獵狗的好奇心還沒結束。

也是十二歲的姊姊,還沒機會需要自己去逛街買東西。

 

「好像有司機送他去?」此刻,媽媽的腦海裡出現了電影裡的情節──

司機幫他開門,保鏢陪他去逛街。

 

「這個人的品行如何?」我問得直接了當不囉唆。

 

「不好,常常說髒話。」

 

媽媽心裡非常清楚一件事:十二歲的少女情懷,做媽媽的只會知道其中一半的故事。

不!我估得太高了,百分之三十。

而且這個比例會隨著孩子的年齡,逐年遞減。

但是此刻,我卻沒有太多的擔心,因為,

 

第一,孩子成年前,我都會陪著她,所以即使「放小牛出去吃草」,

牛媽媽的眼睛就像一條線,隨時可以拉小牛回來。

 

第二,如果孩子到了十二歲,我對她交朋友的基本判斷力還沒信心的話,

那麼就是我自己該檢討的時候了。

 

對於孩子的交友情況,基本上我只有「信任」二字。



歡迎轉寄、收藏、引用

出處:《汪培珽手記》還未出版的篇章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