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別以為我養孩子像經營公司一樣認真。不!我沒有。

我所做的,只不過是父母的舉手之勞。

 

從懷了第二個孩子開始,我就開始唸一些有關迎接小嬰兒的故事書給老大聽。

特意買很多嗎?唸完故事再衍生一番精神談話嗎?我沒有。這其實是心理戰。

你以為孩子笨到不知道父母在想什麼嗎?什麼叫做愈描愈黑?

 

所以,即使是唸些與小嬰兒有關的故事書,我也是雲淡風輕。

我只管唸我的故事書,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刻意強調;

如果孩子有問題我就回答,沒問題我就算盡到責任。

其餘的,全交給上帝(別誤會,我沒信教,這只是形容詞)。

我不會「有的沒的」想一大堆。

 

現在的媽媽都知道,懷第二個孩子時,就要先對老大做心理建設。

「媽媽生個弟弟,以後就有人陪你玩了。」

這種空頭支票別亂開,我就一定會避免。

孩子哪能預先想到「等嬰兒長大要很久」呢,

而且可能還沒享受到一起玩的樂趣,就得先開始讓出原本屬於自己的玩具了,

還不包括那無形的「媽媽的愛、爸爸的愛」。

不是說期望愈大,失望也愈大嗎?所以這些未來的事,還是不說為妙,

讓孩子自己去發掘那份驚喜吧。說不定,根本不是驚喜,而是驚嚇呢。

 

這是我從書上看來的,覺得有道理就照做了——

在第二個孩子要從醫院抱回家的那一天,事先買個老大喜歡的小禮物。

當陣痛開始,我準備往醫院衝的時候,它老早就放在要帶去醫院的隨身包包裡了。

 

當全家人喜孜孜地迎接新生兒回家時,我就偷偷把老大叫到一邊,

故作神秘、而且煞有其事地從醫院帶回來的包包裡拿出它:

「這是小弟弟要送給大姊姊的禮物,快看看是什麼。」

只見她也歡喜地、認真地去跟小嬰兒說謝謝、親親他的額頭。

 

當弟弟還小,只會睡在娃娃床裡咿咿啊啊叫時,每次姊姊從幼稚園放學回家,

我都會對她說:「今天弟弟在家裡好想念妳哦!」或是留著什麼好吃的給姊姊時,

我會說:「弟弟說要買薯條給姊姊吃。」

 

「老大難道不知道,剛生下來的小孩不會買禮物嗎?

小嬰兒也不知道薯條是什麼嗎?」真有這麼好騙?

 

真的,孩子真的很好騙,尤其是這種善意的謊言,通常孩子不會多想。

可能媽媽自己說完,都一副「騙死人不償命」的心虛模樣,

可是你去看看孩子的臉,就知道什麼叫「天真」。

他們就是打心裡相信,毫無懷疑。

 

說真的,我哪裡會知道這些小小的舉動,對手足感情有多少助力,

但我有一種直覺:當姊姊親弟弟的那一剎那,她心裡很在意那個禮物嗎?

我一點也不覺得。對老大來說,眼前這個小不拉嘰、活生生的小東西,

才是天底下最珍貴的禮物。

 

 

節錄自汪培珽的作品3《還好,我們生了兩個孩子》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08255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