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有個朋友,跟他有約,他老是遲到。

 

因為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常常得扮演「望眼欲穿」的角色。

當時的我,心裡並不介意,等他總是等得氣定神閒;

人終於來了,說聲對不起,也就算了。認識好多年,大約都是如此。

並不是我拿他沒辦法,而是,反正年輕時間多,大家都沒什麼火急的事,沒關係吧。

只有一回,他遲了快一小時,那時候是沒有手機可以聯絡的,

在你不知道這個人最後到底會不會出現的情況下,我仍然可以等上一個小時,

我是有點等人的「天份」的。

 

「他」其實是「她」。請不要往那裡猜──「異性嘛,當然得多有些耐性。」

哈,正好相反,如果真的是男朋友,我可能對這種對象沒有三天的忍耐力。

   

事隔二十年,現在,我每天早上也得「等人」,

而且每天輪流等不同的對象——早上八點五分,我和姊姊弟弟穿戴整齊,下樓等校車,

經驗告訴我們,最遲不能超過八點七分,不然校車可能就比我們先到了。

其實我們出門的時候也很匆忙,媽媽老是趕小鴨子似的呱呱叫,但是母鴨心裡清楚:

如果我們遲了,校車已經先到了,小鴨會比我還不好意思。

 

可是,我們幾乎從來不讓校車等我們,因為我們都提早五分鐘到等車地點。

 

今天,我們有點晚了,我和孩子還沒聊上一分鐘的話校車就來了,

學生陸續上校車坐定後,校車還是沒開走——原地又等上了三分鐘,你知道為什麼嗎?

 

他,從不遠處的大樓裡飛奔出來,大大的書包在背後上下跳動。

每天,他幾乎都是最後一個上車的孩子;每天,幾乎都是全車的人等他一個人。

我對姊姊弟弟說,他只要遲到一分鐘,如果校車上有二十個人,

他就是耽誤大家二十分鐘;他如果遲了三分鐘,就是浪費了大家六十分鐘。

 

等校車的還有另外四個孩子,除了一個最小的外,其餘三個,也都是輪流遲到。

如果今天是偶爾一次,也就罷了,每天都讓校車等你,自己不覺得奇怪嗎?

 

看著每天遲到的小男生,我心裡納悶極了:大人就不能將時間調快三分鐘嗎?

我甚至懷疑,慣性遲到的人,是不是心裡根本樂於這麼生活著;

如果真的變成準時不遲到的話,好像會少了他們很多生活樂趣似的。

 

我突然將疑問掃向學校:他每天進教室準不準時?

他交功課準不準時?他跟朋友約定準不準時?然後我又將時間掃向十年後:

當他進入了社會,進入了職場,他會是一個什麼工作態度的人?

 

守時,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品格,沒有人可以例外。

 

一個人的準時習慣,跟小時候的家庭教育有沒有關係?我沒有答案。

小男孩長大後,會突然成為一個很守時的人嗎?

我也沒有答案。但是,我卻知道,

小時候就習慣「守時」的孩子,長大後要他變得不守時,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和這篇味道類似的還有另一篇你可能也會喜歡 : 電視可不可以關小聲一點

http://www.wretch.cc/blog/wangpeiting/10007411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