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是男朋友,怎麼會要單獨出去?為什麼不多找一些人一起出去玩?」

 

「我是說,萬一。」原來姊姊是在「未雨綢繆」,免得等到哪一天,有心儀的人約她,她怕錯失良機。

 

「什麼萬一?你們學校的男生,如果單獨約女生,不是都希望之後,可以跟別人說『某某某是我的女朋友』嗎?大家都想有一個可以用來『說嘴』的女朋友。沒這個目的,誰會沒事單獨約你呢?」

 

媽媽戳破了孩子的白日夢,姊姊心念一轉,卻說:「也沒有人要約我啦,況且,好的都有女朋友了,剩下的,嗯……(不用言明),」姊姊的臉上劃過一絲絲的惆悵,然後撂下這句話:

 

「好的都被挑走了。」
        天啊,又不是阿婆上市場買菜,什麼挑不挑的,她才十三歲哪!


 

「你從哪裡看得出來,誰是好的?」我問,「你們現在眼裡的好的,就是帥的。」原本我應該要繼續媽媽的大道理,但這回,突然換成媽媽心念一轉:誰不喜歡金城武呢;你現在叫孩子不要滿腦子的帥哥,不是等於在說廢話嗎?於是我接下去的話換成是:「帥的,也不錯啦,可以交來玩一玩就好,要結婚時再把他甩了。」

 

「玩一玩?!甩了?媽媽也會說這樣的話?」姊姊一邊搖頭一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她被我「無厘頭」的說話方式給嚇到了。這對母女,好像位置錯置了。原本不是應該,做孩子的表達出令人不可思議的念頭,然後做父母的搖頭嘆息「世態炎涼」嗎?

 

媽媽不忘將聊天扳回正題:「如果現在有個帥哥,但是對你說話不是很耐煩,你還會覺得帥有用嗎?」其實這些道理孩子都懂,所以我還是得將道理拉到生活裡對照觀察,才更具說服力。

 

「你看我們爸爸,就是當初別人挑剩下來的……」姊姊給了媽媽一個白眼,旁邊一班疾駛而過的捷運,車窗玻璃印著她會心的微笑。

 

「什麼叫好的?你爸爸當初又矮又土、又醜又窮,別人不要的我當寶……」姊姊笑得更凶了。

 

其實我還有下一句忘了說:「媽媽當初也是喜歡帥哥的啦,但是帥哥都不喜歡我。嗚嗚。」

 

希望孩子有一天會明白:「有多少男人可以為了讓妻女開心,犧牲自己的面子也不介意?」女兒啊,你的眼睛要睜大一點。

 

「帥」只有短期的虛榮效果,「良好的個性」才是長久幸福的來源。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