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老師,上禮拜,我也算是送了一份「非禮物」給爺爺。

 

我爺爺已經八十七歲了,上個月因為肺積水住院,後來又心肌梗塞,現在只能躺在病床上靠呼吸器維持生命。這個月初回台北看他的時候,心裡很不捨,一直想,我一定還能再為他做點什麼,即使我無法常去看他。後來我想到,垂死的人唯一剩下的知覺就是「聽覺」,我何不念故事或文章給爺爺聽呢,反正他一直躺在病床上,有我錄的錄音帶陪他,總是好的吧!

回到高雄後,我立刻上網買了一台傳統卡式錄音機,有空的時候就拿起來錄音,我會跟爺爺講今天禮拜幾,我要念哪一本書給你聽。我第一個念的是「獾的禮物」,這是一本寫死亡寫得很美,很有意境的書。然後我又陸續念了龍應台的「孩子你慢慢來」和幾篇這幾年我在部落格寫的有關家人的文章。這禮拜打算要念龍應台的「目送」和「大江大海」給爺爺聽。

第一卷錄音帶,昨天我媽帶去醫院放給爺爺聽了,我媽跟我說,爺爺本來頭一直晃來晃去,結果聽到錄音帶後,整個人就平靜下來了。我相信爺爺一定聽得到我念的故事和文章,不然他一個人待在病房多寂寞啊!

謝謝汪老師,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不會想到要這麼做。其實錄錄音帶花的錢很少,買錄音機花了近1000元,卡帶一卷也才30元,但珍貴的是「心意」。我活到快三十歲,第一次鄭重的面對親人的死亡,我希望爺爺即使住在醫院也能感受到親人的溫暖。因為「聽覺」是嬰兒和老人最大的資產!

這個小故事與您分享。

靜芸


期待愛呢?往往最難如願

    全站熱搜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