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雙方為了一個歧見爭執不下,其中一方寫信來問我。

我一看問題,不敢回。只說:

 

「你要不要請另一半,用她自己的觀點寫封信問我?」

 

我不敢回信的原因,不是怕自己說的不對。

寫信給我的一方,

或許早已經知道我的答案是跟他站在同一陣線的,

他只是來尋求多一位「支持者」。

 

所以這時候不管我說了什麼,

另一方都可能將我當成「敵人」,很難聽進去什麼。

眼見我幫不上忙,袖手旁觀可能更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汪培珽‧愛孩子也愛自己的7堂課

wangpei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